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镁光灯照亮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大舞台

来源:承德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武侠仙侠

(文/雪落的回忆)最近一直在投简历,想试一试自己如果回国了将要面临什么?当梦想如陨石般撞击地球之后,会不会烟消云散。20多年以来,我很庆幸自己在做着喜欢的事情,纵然,这着实有些任性了。

今天早上看了爱情天梯的故事,满满的眼泪,老妈子追随小伙子而去,爱情成为了绝唱。惟愿他们安乐。看着深山之处,我开始想念那个我曾经驻足过的山村。然而,最近在考虑公共政策和社会福利这个研究方向。也不得不产生这般的疑问:为什么那些贫困的孩子只能靠个体的慈善救济?政府在这些孩子心中又有着什么样的作用。不知哪位古人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公务员这个金饭碗还在激烈的被抢着,众考生们在啊啊嗷嗷的备战着考试,背着时事政治,却鲜有人去关注,嘿,还有娃娃没有学上呢。

驻守在山村的支教老师贫瘠赚足了旁观者的眼泪。更多的看客开始慷慨解囊了。诚然,这是善举,好事情。然而,如果一旦这个老师涨了点工资,或者得到了些额外的福利,看客们又擦干了眼泪,伸出了食指,开始指点着说,你作为支教老师,代课老师,应该是义务的,一心只为了教育这么光辉的事业。怎么可以拿钱呢?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亲爱的看客们,老师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知了,五斗米折腰了英雄汉,何况是凡人。但凡山村被曝了光,出了名,镁光灯照亮了山村,只不过是一瞬间的。那灯光就像不合格的某某牌灯泡,一亮就灭了。灭了灯的山村还是一如既往的黑暗。黑暗里的山村依旧是那些人,啃着土豆,刨着黄土。过着一成不变的日子。那些灯光幻化成了回忆,时不时会闪一下乡亲们的心。而这时候,政府在承担着怎样的角色?

作为一个不甚了解中国政治的孩童来说,实在是没有资格去评论一个国家的政府,尤其是这个国家还是自己的祖国。就像我在着手写一篇关于中国进口垃圾的论文,这要是被我那忠党爱国的爹爹知道肯定会生气地说,你应该多写一写我们伟大的中国,这才是爱国。何为爱国,我不知道定义,影影绰绰记得当年贴在教室前后的学生守则上有这个字眼。我的人生信条里只是做一个善良的人。

看到很多名人访谈中名人说,小时候倍有爱心,给希望小学捐了零花钱。有满载荣誉的某某支教老师,成了一代青年的楷模。然后有在国外街头穿汉服吹笛子的姑娘,成了众人膜拜的对象。有同学开玩笑说,嘿,姑娘,若是这般,你怎么没有出名?你也一毛一毛的攒了27块钱捐了,还拣过瓶子。三年前都开始在街头卖艺,还当过支教老师。想想,是,我是做过这些事情,而这些不过是自己的选择。我捐钱的27块钱或许并没有到孩子的手里,捐的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份良心。我卖艺,并没有以传播中华文化为己任的豪情,只不过是喜欢边赚点零花钱的同时,还能看到很多孩子的笑脸。我去支教,不过是在父母尚能提供物质支持的时候去实现自己的梦想,若不是父母的支持,尚无经济来源的自己连张火车票都买不起,谈何支教。

镁光灯照亮的生活,就像是一个大舞台,演员们终究是要落幕的,而我们凡人终究是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回家吃饭。被请到北戴河的老师回了村还是一盘土豆丝,还是要面临着多病的丈夫,贫瘠的家。看到某地要投资将爱情天梯打造成旅游景点,不禁有些愤怒,你凭什么去打扰他们安静,连去世的人都不放过,是何等的缺心少肝,残忍至极。侮辱的又何止是这六千级阶梯。

这个世界,可怕的不是得病,而是讳疾忌医。圣手扁鹊也回天乏术了。

河南省母猪疯那个医院好张家口市治癫痫病的正规医院黑龙江治疗癫病的医院